兑现一份承诺,他用了14年

发表时间:2021-02-20 10:26

古人曾说“一诺值千金”,可在如今快节奏的生活中,好像很少有人看重承诺这两个字,也很少有人去许下承诺了,大家更喜欢用一句“做是情分,不做是本分”来安慰自己。

曾立宇出生于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樟树镇。1996年,刚成年的曾立宇高中毕业,只身一人到长沙谋生。

学历不高,又没啥熟人,自己找到一片居民区,就在附近摆了个地摊卖菜。心里没有别的想法,就想多赚点钱。每天晚上7点睡觉,凌晨12点起床,蹬着三轮车到30公里以外的大型农贸批发市场进货。肯吃苦,不怕累的曾立宇总是能比身边其他摊位多挣一些钱。

除了日常开销,剩下的钱都攒起来,他总想着自己攒下来的钱,有一天能去做更大的生意。

摆地摊、开小卖铺、租赁照相机,啥能赚钱就做啥。在外拼搏了9年,27岁的曾立宇攒下来二三十万元,很得意,也很满足。那时候,曾立宇的老家还很贫困,村民们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。一次回乡探亲,村子里的老支书找到曾立宇,和他商量能不能回到村里来,带着大家一起赚点钱,改善生活。

许下了一个诺言

在外漂泊多年,曾立宇其实早就有了想回乡的念头,再加上自己这些年在外打拼,积累了很多经验,干的活苦点累点,总也算得上顺利,曾立宇答应了下来。通过竞选,曾立宇当上了村委会主任,上任第一天,他就向村民许诺,一定会带领大伙儿致富。

曾立宇承包了1500亩的水面,准备养殖四大家鱼,他找到村子里面几位养过鱼的老师傅来指导他养鱼。他打算,等到自己成功了之后,再将经验、技术教给大家。


别人怎么说曾立宇怎么做,让放多少斤鱼、喂多少饲料一点也不打折扣。辛苦了一年,可以拉网捞鱼了,让他纳闷的一幕出现了:喂了一年的鱼,个头就没怎么长大。

曾立宇不懂养鱼,只能听别人的,一个鱼塘下了4万斤鱼,导致鱼密度过大,个头根本长不起来。稀里糊涂折腾了三年,一分钱没赚到,还背上了五六十万元的外罩。

村委会主任任期结束,30岁的曾立宇带着遗憾离开了村子,回到长沙打拼。没能实现自己当初的诺言,这成了他的一个心结。不过这也让他有了目标:赚够了钱,一定要回来完成自己的诺言,带着大家伙儿致富。

养鱼失败的经历给曾立宇敲响了警钟,自己将创业想得太简单了,啥都不懂就能干成事?回到长沙,他和朋友一起从小包工头开始做起,凡事都亲力亲为,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。拼了7年,他成了大工程承包商,积累了上千万财富。

一诺值千金

有了资金、有了经验,各方面都比当初的自己成熟了许多。他觉得这时的自己可以重返老家,兑现自己的诺言了。37岁的曾立宇再次返乡了。

这次他要怎么带领村里人致富呢?

曾立宇是湖南人,在他的餐桌上什么都可以没有,唯独不能没有辣椒,什么干辣椒、辣椒油、鲜辣椒,只要是辣的,他都爱吃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曾立宇被一种辣椒吸引了——鲜食辣椒。这种辣椒不光是调味品,只炒辣椒就是一盘菜,卖价也不低,头茬的辣椒一斤就要上百元。曾立宇随口一打听,把自己逗笑了,这种辣椒叫做樟树港辣椒,就产自他的老家樟树镇。

他了解到樟树港辣椒季节性强,只有5月份的头茬辣椒一斤能卖到上百元。这就是樟树港辣椒,看起来貌不惊人,可卖价贵,是有原因的。


5月份刚上市的辣椒,不怎么辣,而且纤维少,吃起来口感软糯,加上香味浓郁,不仅本地人喜欢,很多外地人对此也十分青睐。樟树镇因为地理条件独特,才造就了樟树港辣椒的风味。既然好产品就在家门口,曾立宇觉得如果把辣椒做成产业,做大做强,带领村民致富肯定没问题。

这是当地辣椒的种子,这对于村里人来说可是宝贝,在端午节前后上市的辣椒能卖到上百元一斤,而种子一斤更是能卖到200元左右。很多外地人都来到村里收购辣椒种子,曾经炒到过一斤种子六七百元的价格。这还不是最高的,曾立宇曾经出价1000元一斤辣椒种子。


花这么多钱,值得吗?

曾立宇当初收种子,不是谁家的都收,要按照口感、形状进行判断,谁家的辣椒好,就去谁家高价收种子。

曾立宇流转了300多亩地,开辟其中80亩地种上辣椒,作为示范基地,成立了合作社,发展100多户农户跟着他一起种辣椒,农户只管按照他的方式种辣椒,销售方面曾立宇负责。

辣椒的辣度与生长环境的温度密不可分,温度越高,辣椒越辣。樟树港辣椒刚上市的时候,品质独特,价格高,可数量少的可怜,一亩地也就摘个六七两。天儿一热,辣椒变辣了,价格就会掉下来,曾立宇想要将自家辣椒的优势放大,在气温升高的时候,也能卖出高价。

如何控制温度,曾立宇有自己的办法。

浇水就是个技术活儿。一般给辣椒浇水都是采用滴灌的方法,普通滴灌方式在气温较高的情况下不能满足辣椒生长所需水分,土壤会非常干燥。而曾立宇则是将滴灌与传统浇灌方式——漫灌相结合。曾立宇还在大棚内部配备了水帘、喷淋系统,将温度控制在最适宜樟树港辣椒生长的25摄氏度左右。


喷淋系统

采摘辣椒,曾立宇对规格有要求,等到辣椒长度在六厘米左右的时候才开始采摘,由于樟树港辣椒植株矮小,他特地交代员工和合作社的社员要蹲下来采摘,防止出现遗漏情况。

当年的一份恩情

2016年5月,辣椒采摘期刚刚开始,曾立宇却忙得焦头烂额。

原本曾立宇根据每个时期辣椒的品质,结合市场价格,定好了收购价,可他没算到的是,辣椒从头茬开始,生长的数量会呈现几何倍数增长,到了高峰期一天就能收到两万多斤辣椒。即使是一两百平米的仓库,也堆满了两三个。

对曾立宇来说,辣椒摘下来后就不是辣椒了,那都是“钱”。堆积如山的辣椒,如果不及时卖掉,只能眼睁睁看着辣椒糟蹋在仓库里。


曾立宇的合作人周鑫含蓄的提出了一个意见:按照销量来收购。周鑫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少收点,辣椒卖不出去的时候,就不收了。曾立宇当时就否决了这种说法,他还是决定无论农户送来多少辣椒,必须照单全收。


按照当初和村民们签下的合同,要以现金方式结算,头一天就得准备好第二天的钱,一天就要准备上百万元的现金,可曾立宇根本凑不出那么多钱,在曾立宇最缺钱的时候,他的账户上突然多出了150万元。这钱是哪里来的呢?

说起这150万元,就得从曾立宇这个人说起,本身曾立宇就是个热心肠,喜欢交朋友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,他都乐意去帮一把,说俗点就是喜欢管闲事。2008的时候,他认识了一个叫李畅意的外乡人,当时李畅意到湘阴县做工程,急需十几台挖掘机马上开工,耽搁一天就会有一二十万元的损失。俩人头一回见面,就是因为这事,当时曾立宇爽快的答应了下来,帮忙找挖掘机,还不计报酬,就当交个朋友。

这份恩情李畅意一直记在心里。两人有一次在饭桌上,曾立宇随口说起了自己收购辣椒遇到的问题。两天后,李畅意给曾立宇打了电话,说这两天筹集了150万元,已经打到曾立宇账户上了。

在李畅意眼里,曾立宇是一个绝对靠谱儿的人,无论如何也要帮他。李畅意陆陆续续借给曾立宇一共四百多万元,这些钱让曾立宇有了可以周转的资金。


由于是第一年经销辣椒,销售渠道没有完全打通,宣传力度也不够,辣椒卖不出去,曾立宇又不愿意降价销售,每天收来的辣椒都要倒掉一半,前前后后就白扔2万多斤辣椒。

那一年算下来,曾立宇亏了300多万元。虽然赔了钱,但由于自己合作社的引导,当地的辣椒收购价趋于稳定,这让他感到了一丝欣慰。

提升名气、产品附加值

第二年,接着干!2017年,曾立宇自己掏腰包,拿出80万元,想在湘阴县举办了一场辣椒节,他想邀请湖南乃至全国的湘菜馆负责人和厨师前来,依托湘菜馆销往全国。

靠着曾立宇自己是肯定没有这个号召力的。通过朋友引荐,他找到了湖南省湘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墨泉。王墨泉做了59年的湘菜,有一百五十多位徒弟,大多从事湘菜行业,遍布世界各地。曾立宇邀请王墨泉品尝一下他种出来的辣椒,王墨泉对辣椒赞不绝口,曾立宇趁热打铁,提出了辣椒节的邀请。

王墨泉几天之后才同意了请求,答应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辣椒的品质,更是王墨泉了解到曾立宇带动了很多农户一起养殖,一直赚钱的行为。

2017年5月8日,曾立宇举办的辣椒节在樟树镇正式开幕,众多湘菜馆的负责人和厨师现场参观了种植基地,了解了樟树港辣椒,曾立宇又通过媒体宣传造势,一下子让他的辣椒在湘菜圈子里打出了名气。

一个辣椒节,让曾立宇把产品打进了全国几十家湘菜馆,即使在湖南这个辣椒江湖必争之地上,也有了一席之地。这一年,曾立宇将头茬辣椒定价在288元一斤。

根据辣椒的品相、鲜嫩程度,曾立宇把辣椒分成了五个等级:特级、一级、二级、三级、次品。头茬辣椒摘完后,樟树港辣椒会越来越辣,只有10%能拿来当鲜辣椒卖。剩下的辣度变高、肉质变老的90%又该何去何从?

曾立宇的父亲在他24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父亲生前总是会给他做白辣椒吃,这是曾立宇不能忘怀的味道。父亲做的白辣椒给了曾立宇灵感,自己有那么多的辣椒不能当做鲜辣椒,为什么不把辣椒加工成白辣椒呢?


白辣椒是经过人工处理后的青辣椒,在七八月份辣椒大量上市的时候,很多人家就会做一些白辣椒,储备到冬天没有辣椒吃的时候。

七八月份气温高,适合晾晒辣椒,曾立宇就一边回忆父亲做的白辣椒一边自己尝试着做。

焯水——晾晒——剪碎——腌制。步骤没错,可味道就是不对,总是少了些什么。曾立宇一次回家,看到母亲在做白辣椒,母亲将辣椒和紫苏放在一起晾晒。这给曾立宇提了个醒,他将紫苏晒干、切碎,一百斤晒好的辣椒配上一斤半的干紫苏,这算完成了一半,还有一半就是要将白辣椒放到坛子里发酵5至7天,让紫苏的味道和盐分充分渗入辣椒中。



夏天做白辣椒,秋天做剁辣椒。曾立宇加工出来的辣椒一斤能卖到50元钱,价格增值到了收购价的五倍。之前合作的湘菜馆是曾立宇现成的销售渠道,一年就能卖出1500万元。

辣椒的名气有了,效益有了,可当初辣椒卖不出去只能扔掉的场景让曾立宇记忆犹新,咋才能让买卖稳当点呢?

改变销售模式,谋求长远发展

他想到了时下流行的预售模式,先了解客户需求量,拿下订单后再种植,有效的解决了供求不统一的现象,也能找到销售的门路。曾立宇从自己的80亩基地开始做预售试验。

曾立宇找到已经建立合作并且有名气的一家长沙餐馆,胡艳萍就是这里的老板。曾立宇邀请胡艳萍到自己的基地考察,亲手采摘辣椒,现场制作。对于辣椒的味道胡艳萍很是满意,可还是觉得刚上市的辣椒价格有点高。


樟树港辣椒刚上市的时候卖价的确不低,这也是双方唯一谈不拢的地方。胡艳萍离开基地几天后,曾立宇拿着一张纸到长沙找到了胡艳萍,说要给她算一笔账。

由于曾立宇的基地是精细化管理,在产量和质量上会比普通种植出来的辣椒好一些。胡艳萍的饭店一年大约需要5000多斤辣椒,如果按照市场价格购买樟树港辣椒,大约花费50多万元。如果曾立宇的基地按亩预定,只需要两亩地,花费二十多万元,就能满足胡艳萍餐馆一年的辣椒用量。

曾立宇采用预售辣椒模式,将利润让给了餐馆,餐馆的定价降低,又让利给了消费者。看起来是曾立宇少赚了钱,可他认为只有将利润让给大家,自己以后的路才能走的稳,每亩减少一些利润,可自己若是慢慢扩大种植面积,这钱也就赚的更多了。


曾立宇向胡艳萍做出承诺,每天上午采摘辣椒,中午打包发送快递,24小时内,甚至是12小时内就可以收到辣椒。

现在全国有36家餐饮企业和曾立宇达成了预售合作,预售出去了45亩地的辣椒。2019年在辣椒还没有上市的时候,曾立宇就已经把500多万元揣到了口袋里。现在他还在和更多的餐饮企业谈预售合作的事宜。

每年举办的辣椒节将整个樟树镇的名气都带了起来,很多人到了辣椒采摘的季节都会过来体验一下。

游客越来越多,这样曾立宇想到了农家乐。让游客能够体验辣椒采摘,还能品尝辣椒美食。他在基地附近将一家农户的房子改造成了农家乐,稍加设计打造成了“样板餐厅”,让游客来了,有得玩,有得吃。其实做农家乐只是曾立宇发展三产融合的第一步,他还要把整个樟树镇打造成一个高端食材特色小镇。

2019年曾立宇合作社的农户有607户,种植面积达到了4000多亩,占整个樟树镇辣椒种植面积的一半还多。截止到记者采访的时候,曾立宇合作社的销售额已经达到5500多万元,最贵的辣椒卖到了298元一斤。

在曾立宇的带动下,整个樟树镇的辣椒种植面积扩展到了现在的7000多亩。

曾立宇不“贪心”,在不同的阶段,他每次都只抓住最重要的一点。樟树港辣椒以香气浓郁著称,那么他就研究如何降低辣椒辣度,放大辣椒的清香味道;辣椒没名气,就搞辣椒节,自己没影响力,那就请来有号召力的湘菜大厨压阵;鲜辣椒之外的辣椒,采用深加工增加产品附加值;让利给餐馆,让利给消费者,让自己的路走得宽,走得远,走得稳。

一个诺言、两次返乡、四年时间、七年不忘初心。2005年许下的承诺,曾立宇用14年的时间来兑现,现在他仍在履行诺言,用辣椒带领村里人致富,同时解开他当年的心结。

关于我们
业务领域
湖南辣椒产业联盟
产品与服务
阳雀湖动态
0730 - 255 7777
官网地址:www.yangquelake.com
总部地址: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樟树镇
商务中心:长沙市开福区月湖小区1期16栋